易湿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此时这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随后便继续开口道:“你可能对老家伙不是太了解,他视天下生命如同草芥,对于一个跟他毫无任何关系的人,老家伙绝对不会多管闲事。而且老家伙还有着这样的一个理由,他非但没有想要帮助我的意思,反而还想将我给囚禁在昆仑山,要不是师兄愿意帮助我的话,我可能到现在都被禁足在昆仑山禁地。从那以后,我也算得上是与那个老家伙断了联系,直到前几年因为你的原因,我才能够得以再次与老家伙见上一面,在那之前我已经有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没有跟他见过面了。”

  易湿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叹了一口气,这果然是往事如烟啊。

  我不由得暗自咂舌,其实这些事情我之前是听人说起过的,没想到这些都是真的,易湿果然是因为那个他深爱的女人与自己的师父决裂了那么多年的时间。

  其实听到易湿的故事,再加上我原本就对那个老怪物心里有着非常大意见的原因,所以我心里觉得这件事情跟那个老怪物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如果他愿意出手相救的话,易湿也不至于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不过仔细想想,对于那个老怪物来说他好像还真不需要出手相救任何人。

  刚才易湿就说过了,那个老怪物视天下生命如同草芥,他没有必要去做这种善事。

  而且以我对那个老怪物的一丁点了解我也能够看得出来,他确实不是这种大善人,当初武舞得了绝症的时候需要他出手相助在小点点眼里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多年前的老怪物跟易湿师徒之间还有着矛盾?

  “既然如此,那这个玄冰棺椁你又是怎么得到的?不会也是偷出来的吧?”我想了想随后便继续对着易湿询问道。

  “我哪有这个能力偷得到它?”易湿反问道。

  这也让我更加奇怪了,既然易湿没有能够得到棺椁,在那种情况之下的老怪物也绝对不会主动将它给易湿,那易湿又是怎么得到的呢?

  我还没有开口询问呢,易湿便继续补充道:“是当时的师兄偷偷摸摸将它拿了出来,我才能够将小华的身体保存好。”

  又是苦大师?

  此时的我表情有些精彩,还真别说,在我影响之中苦大师基本上是属于与世无争的一个人,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

  而苦大师的性格又与易湿相反,易湿是属于大大咧咧的那种,苦大师更多的则是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淡漠。

  没想到像是苦大师这样的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竟然会如此帮助自己的师弟。

  苦大师出手救过易湿一命,与易湿联手将公孙家几大高手给赶了回去,又帮助易湿逃离了那个老怪物的囚禁,甚至还帮易湿将师门中的至宝给偷了出来,苦大师对自己的这位师弟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苦大师还真是啥都愿意帮助你啊。”我吞了吞口水这才继续对着易湿开口道。

  “是啊。”易湿再次叹了一口气,而易湿此时的目光之中则是充满了感激,却也有着几丝愧疚。“当初师兄之所以会选择闭关多年的时间,除了他自己有着出世修行的想法之外,也是因为受到了师父的惩罚,这算是我欠他的。”

  听到易湿的这些话,我对苦大师的崇敬之意也越来越高了。

  “不过……”此时的易湿再次缓缓开口。“几年前我再次与师兄见面的时候,他告诉我其实当初老家伙不愿意帮助我是有原因的。一来是因为他确实是生气,不愿意出手帮助我。第二种原因就是为了帮助我,所以才会如此绝情。”

  “生气?”我再次诧异的看了易湿一眼。

  “是啊。”易湿叹了一口气点头道。“其实我与小华的命格不能相容,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又不甘愿接受这种结果,所以我做了一件事情导致他非常生气,这件事情你也经历过,那便是逆天改命!”

  逆天改命?

  我不由得再次愣住了,关于这个我确实是有印象,还是林伟那个家伙帮我做的,虽然我到现在都还有些弄不明白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样的结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再次望着面前的易湿,脸上充满了疑惑的神色。

  “我用一种逆天的手法想要修改我们之间的命运,然而……却失败了,我也不知道失败的结果会是什么,但是绝对不容乐观,没想到并没有过多久,我与小华之间的劫难便到来了,她为了救我而险些丧失了性命,当时我在求助老家伙的时候,他便看出来了我这一行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那么生气不愿意出手帮助我。”易湿再次解释道。

  “那你刚才所说的第二个原因又是什么?他不帮你救人也算是在帮助你?”我继续带着疑惑道。

  “是啊。”易湿点头道。“用师兄的话来说,就连师父他老人家对这种情况都束手无策,我的那一难由小华帮我承受住了,而我的劫难终究还是会到来,因为我主持了我自己的逆天改命却失败了,我这个想要逆转天数之人终究还是要遭遇天谴。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瞒天过海,要完成这样的一个目标,只能令自己陷入完全的绝望之中,甚至……让我自己都无法意识到自己是谁的状态,而小华出事在老家伙眼里便是我拯救我自己的机会。”

  对于易湿的回答,我也算是听得有点明白了。

  只是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些虚无的东西,命运这玩意儿真的有那么玄乎吗?

  “当然,这只是我几年前从师兄的嘴里听到的,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这一情况。”易湿再次开口道。

  “所以你觉得你错过他老人家了?”我想了想随后便继续对着易湿询问道。

  “算是吧。”易湿思考了一会儿,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