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钰,是你叫杨宇程他们上山打陈默他们吗?”

  金钰一脸无辜的样子,“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再说了,我怎么可能叫得动他们。”

  金钰的不承认让杨宇程他们十分寒心,一脸悲戚地看着金钰,金钰却不为所动。

  胡志清冷笑了一下,“金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是你的人,你搞得那个什么天门,势力范围我可是一清二楚,学校没有清理你们已经不错了,你最好老实交代,不要给我东拉西扯。”

  “胡老师,他们是我的人,可真不是我叫他们去打人的,我平时是说过我们天门跟同心盟有可能会走到矛盾的对立面,可平时也没什么恩怨的,多半是他们想要邀功,擅做主张就来了这么一出,你看看,这些人可都是他们高一的人啊,我高三的同学可一个都没参与,再说了,现在学校可是严打聚众斗殴,我怎么可能顶风作案,倒是这些人,平时就不怎么听我招呼,现在也擅自行事,脚长在他们身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学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金钰矢口否认,直接把责任推到了杨宇程他们身上。

  杨宇程、黄平权、卓显君皆是一惊,手下众人也是忿忿不平,本来让他们做这种偷袭围攻之事就让他们心里歉疚了,现在出事了金钰就赶紧把自己撇干净了。

  杨宇程脸一沉,“钰哥,你当初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出任何事你都可以帮我们摆平,让我们不要有后顾之忧。”

  “对,钰哥,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黄平权也赶紧说道。

  卓显君脸也气得铁青,“钰哥,你可不能办事时就想到我们,出事了就把我们踢一边去了。”

  金钰厚颜无耻地哼了一声,“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出了事就想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给我消停点,我金钰也不是好欺负的。”

  杨宇程咬着牙说,“你的意思就是不管我们死活咯!”

  金钰叹了一口气,“唉,我倒是想帮你们说点好话,可这件事又不是我做主,怎么处理你们还是要服从学校的安排。”

  金钰对着胡志清问道,“胡老师,他们怎么说也叫我一声钰哥,今天铸成大错,但这么多人,学校总不能都开除掉吧?”

  胡志清眉毛一挑,“你以为学校不敢把他们全开除了?”

  金钰赔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他们诚心改过,是不是可以网开一面,或者惩罚一下就行了。”

  胡志清鄙夷地看了金钰一眼,他自然明白金钰在这其中充当什么角色,出事了就弃车保帅,这种人让他瞧不起,反观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我,他觉得我更有人情味,更有男儿气概。

  “你刚才都说了你做不了主,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学校怎么处理轮不着你来说情,管好你自己,别让我抓住你什么把柄,不然今年的高考你就不用去参加了。”

  胡志清丝毫不给金钰脸面,让他一阵尴尬,却又不敢发作,只好笑道,“我可一直遵纪守法,比起这些惹事精,我可没怎么给学校添麻烦啊,胡老师可不要冤枉了我。”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说得太透就没意思了,既然你坚持认为今天的事与你无关,那就离开吧!”

  胡志清不想跟金钰纠缠,打发金钰离开,毕竟金钰不是直接参与者,他拿金钰也没有办法,而且涉事的人已经够多了,处理我们都让他头疼了,他不想牵连太多了。

  金钰跟胡志清道了声谢,然后悄然恶狠狠瞪了我一眼便离开了,他的心里还是一阵火大,他这次偷袭算是失败了,不得已他也只能放弃杨宇程、黄平权、卓显君了,这让他损失颇大,不过他相信学校最多也就是把这些个头头给开除了,其他人不会有事的,他到时会立马着手提拔新人来管理高一这些班的。

  金钰的离开让杨宇程、黄平权、卓显君恨得牙痒痒,他们也清楚,今天闹出了这么大的事,等于跟学校对着干了,就算法不责众,他们三个领头人被重处是肯定的,被开除也不是不可能的。

  其余人也是垂头丧气,他们知道自己的老大是凶多吉少了,自己也至少要受到学校处分,天门还不管他们,心里甚是憋屈。

  “好了,咱们继续吧,首先我想问问,就算你们说的陈默设伏打你们,要是你们不上山他又怎么可能得逞,你们上山如果只是闹着玩,那他们的伤又是从何而来呢?”

  胡志清冲着杨宇程、黄平权、卓显君质问道。

  “这个......我们起了一点口角,然后就动手了。”,杨宇程说道。

  “谁先动的手?”

  杨宇程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也没人看见,他是可以胡说,但也要胡志清信啊。

  胡志清见杨宇程沉默不语,只好严肃地说道,“这件事最好你们老实承认,不然全部重处。”

  胡志清的意思很明白,几个挑头的出来承担了,其他人就可以从轻发落。

  杨宇程、黄平权、卓显君自知无力回天,真调查下去,不管我有没有设伏,都是他们动手在先,他们互看了一眼,准备一力承担下来。

  三人朝前走了一步,众人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他们身后的同学都露出悲愤的表情,只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杨宇程深吸了一口气,“胡老师,是我们......”

  “是他们和我们一起跟外校学生起了冲突。”,我打断杨宇程的话大喊道。

  众人一惊,都看向我。

  胡志清的眉头更加紧锁了,不知道我在搞什么鬼,眼看杨宇程他们都要亲口承认了,我却又跳了出来。

  “陈默,你又要搞什么?”

  面对胡志清的质问,我面露愧疚之色,“胡老师,刚才我说谎了,其实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说。”

  “前面讲的都是真的,我们和董鹤然他们确实是在交流学习,杨宇程他们带人来也不是来打架的,可能是见不惯我们出风头,来找点晦气吧,但很快咱们就谈好了,并没有动手,他们也就离开了,谁想没多久遇到外校的人来逼我们把场地让给他们,话不投机就打了起来,他们仗势欺人,我们人少只有挨打的份,杨宇程他们听到动静便赶回来帮我们,无奈对方人数太多了,让杨宇程他们也吃了不少亏,不过好在有他们,我们才不至于被打得太惨,最后还是要感谢胡老师带保安队来救我们,不然还不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样。”,我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