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有句话叫做人老成精,用来形容此时的毕维斯再贴切不过。

毕维斯的年龄已经很大了,满头的白发,年龄与阅历虽然不是有着必然的关系,可却也是有关系的。

毕维斯就是一个人老成精的家伙。

听到陈坚这番把皮球给踢回来的话,毕维斯笑了笑,说道:“我可以看得出你的诚意!”

“那就好。”陈坚毫不迟疑的点头,说道:“虽然是我带走了巴洛,可事情却是因你们而起,所以,具体如何补偿我,你们得先拿出条件来吧?”

“可以!”毕维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你也得给一个大概的方向,好让我可以拿出弥补这件事的诚意不是?”

陈坚也笑了,毕维斯这个老家伙,又把皮球给踢了回来,仍旧还是要陈坚先开口提条件的意思。

这显然是一种试探,互相的试探。

  酷|w匠C网L'正%…版$首发/◎0h

毕维斯对陈坚在进行试探,陈坚也在对毕维斯进行试探。

“那好!”陈坚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呢,总之是你我之间的事,或者现在应该说,是我和诺顿家族之间的事,我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不要再绕上无关的人!”

毕维斯点了点头,说道:“你是说的亨利吧?”

“没错。”陈坚接口说道:“巴洛曾绑架了亨利的家人,继而以亨利的家人当做要挟,又把亨利给绑了起来,然后引我出来,用亨利和他家人的性命,交换断剑,这件事巴洛很清楚,亨利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他本就是一个局外人,只不过是替我做了一些事情,把断剑拿到了拍卖行去而已。”

其实,毕维斯知道整件事情,自然也就知道亨利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更何况,陈坚这个正主已经出现了,亨利已经无关紧要的人了。

“我现在就安排。”毕维斯说着话,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召回了那些去找亨利的人。

而陈坚也紧接着就收到了亨利的电话,陈坚接通了电话,直接说道:“你和诺顿家族之间,不会再发生其他的事情!”

亨利听到陈坚这话,知道是陈坚帮他解决了目前的困境,一句道谢还没来得及出口,电话就被挂断了。

不过,亨利却是很清楚,陈坚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必然是处在不方便联系的情况之下,他既没有打电话回去,也没有发信息。

毕维斯在这个时候说道:“你可以继续提你的条件了!”

“在我提条件之前,我得先搞清楚,你们诺顿家族到底是什么意思。”陈坚笑眯眯的说道:“那把断剑,你们是想要呢?还是不想要呢?”

“想要如何?不想要又如何?”毕维斯反问道。

“想要就得有想要的谈判方法,”陈坚说道:“不想要是最简单了,你们把断剑还给我就行了,咱们就此两清!”

毕维斯可没料到陈坚竟然会这样说,沉吟了一下,说道:“那把断剑,是我想要,与诺顿家族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顿了一顿,毕维斯又说道:“看拍卖行的介绍,断剑是由陨铁锻造,这一点没什么好说的,我好奇的是断剑是古物,因为我比较喜欢这一类的东西!”

巴洛曾对陈坚说过这样的话,就是毕维斯喜欢收藏古董的话。

可惜的是,陈坚才不会相信这种鬼话。

“我也很好奇。”陈坚看着毕维斯,说道:“不管是你对断剑感兴趣,还是诺顿家族对断剑感兴趣,都与我无关,可这把断剑,我曾拿到拍卖会上去拍卖,既然你说是你想要这把断剑,为何不参加竞拍?反而搞些小把戏,来拿到这把断剑?”

陈坚问出的这个问题,是他怀疑诺顿家族的主要原因。

这个问题可以说很犀利,相当有针对性。

不过,毕维斯似乎早就预料到了陈坚会问出这个问题,微微一笑,说道:“我已经说过了,这把断剑是陨铁锻造,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有鉴定证书,可是,我所感兴趣的点,也就是这把断剑是古物,却是没有任何的依据,在这种情况下,参与竞拍岂不是要多花冤枉钱?要知道,这把断剑的起拍价,就已经是天价了!”

顿了一顿,毕维斯又说道:“虽说是用了点不上台面的小把戏,可效果却是蛮不错的,这把断剑现在不就已经到了我的手上?当然,既然身为事主的你找到我头上了,我也不能抵赖不认账,该如何解决,我们就如何解决,平心静气的谈一谈,未必就解决不了问题不是?像是我们现在这样,双方都在努力解决问题,我想还是一定可以解决这个矛盾和问题的!”

陈坚默默点了点头,毕维斯的回答,可谓是滴水不漏,把绑架亨利以及他的家人,来达到获得断剑的目的的事情,推到了无法确定断剑是古物,因此不愿参与竞拍,以免花冤枉钱这个层面上。

“既然如此,那我想请问,你是否对断剑进行了鉴定?”陈坚沉声问道:“到底是不是古物?”

陈坚不给毕维斯立刻回答的机会,补充道:“如果是古物,那么,我想要拿到的赔偿,就得按照陨铁铸造,以及古物这两个层面来定,如果仅仅只是陨铁铸造,那么,赔偿的条件可以适当放低一些。”

听到陈坚这话,毕维斯默默点了点头,说道:“可以理解,不过,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因为相关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

“哦?听你这么说,意思是已经送去鉴定了?”陈坚淡淡的问道。

“是的!”毕维斯笑着点头说道:“不过,这把断剑在拍卖的时候,亨利对拍卖行所说的那些,应该是出自于你的授意吧?”

“不错,出自于我的授意。”陈坚说道:“他只不过是按照我的吩咐做事而已,这一点,我也应说过了。”

“断剑在拍卖行宣传的时候,关于古物这一点,虽然没有坚定结果,可对外宣传的口径,却是拥有者笃定是古物。”毕维斯笑着说道:“我可以不可以理解为,你笃定这把断剑是古物?”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