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王兵背后还背着个‘拖油瓶’,如何是好?

  这要换平时,他肯定和这些家伙大干一场,或者是直接放出‘小黑’弄死他们,但现在呢?

  回头看了姚一菲一眼,发现姚一菲已经吓得闭上了眼睛。

  想及此处,王兵迅速做出反应,对着扑面而来的‘魇世界’生物一挥手。

  “呼!”眨眼间,前后左右六只飞行类的‘魇世界’生物全部被收进了‘映龙环’里,姚一菲并没有发现异常,待得她发现半天都没有动静而睁开眼的时候,王兵已经甩掉了下方地面上追赶的‘魇世界’生物大军继续朝着‘安全局’的方向飞去。

  “刚才那几只怪物呢?”她问。

  “被我甩掉了!”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甩掉了!”她半信半疑,再看了一眼地上,确实连地上的那些怪物也都已经甩掉,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恐怖,之前我倒是听人说过很多次那些怪物,今天还是第一次碰到,没想到一次就碰到这么多!”姚一菲显得心有余悸,今天要不是王兵在场,她怕是早死了。

  一路向西,朝着‘安全局’的方向前进,这一路飞下来让王兵和姚一菲的心情越发的沉重,入目可见是各种破败的建筑,房屋和街道遭到了‘魇世界’生物的破坏,满目疮痍不说,那些随处可见的尸体更是触目惊心。

  或许王兵早已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是在他得知了‘魇世界’生物的惊天阴谋之后,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大概飞了十多分钟的样子,‘安全局’出现在王兵的视线之中,和离开之前相比,‘安全局’明显遭到了‘魇世界’生物的袭击,外墙和里面的建筑都有不同程度的破坏,有的屋子甚至已经倒塌,就这么扫了一眼,丝毫看不到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要不是傅华清告知,王兵肯定不会知道‘安全局’竟然还有地下室,而且被‘安全局’的人救下的难民竟然都躲在地下室里。

  用‘天眼’扫了‘安全局’四周一眼,确定四周没有‘魇世界’生物后王兵降落在了‘安全局’之中。

  “什么人?”刚刚站定就有人从暗处跑了出来,原来是几个穿着‘安全局’制服的人,并且他们一眼就认出了王兵来。

  “我认识你,你叫王兵!”

  “临时避难所是在这里吗?”王兵问。

  “是这里,快点跟我们进来!”

  在‘安全局’的人带领下,王兵和姚一菲来到了位于‘安全局’下方的地下室。

  地下室的位置十分隐蔽,大门也是由特制的材料做成,按照‘安全局’队员的说法,就算是四星‘星辰师’都无法暴力破开,所以躲在这个地方安全系数还是有保障的,只是……在王兵进入所谓临时避难所的时候,原本就沉重的心情就变得更加沉重了。

  原本以为‘安全就’地下室就算没‘安全局’那么大,至少也不会太小吧?

  但王兵想错了,所谓的临时避难所不过就是一处一百平方米左右的地下室,而这一百平方面左右的空间里此时竟挤满了人,放眼望去黑压压的全是人头,一片杂乱无章的景象,各种喧闹和交头接耳,不时伴有惨叫声和孩子的哭泣声,比菜市场还要混乱。

  这些全都是难民,人数估计最少有千人,千人挤在一处百平方米的地方,可想而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让人很不舒服,姚一菲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

  “这么多人!”何止人多,似乎连个可以坐的地方都没有。

  这个时候,得知王兵和姚一菲到来的关静怡走了过来。

  “你们没有受到‘魇世界’生物的攻击?”关静怡问。

  “可能吗?外面到处都是那些东西!”王兵回答。

  “那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才走了没几天,怎么会变成这样?”

  “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关静怡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王兵,“突然一下子出现了大量‘魇世界’生物,我们根本猝不及防,他们数量太多,我们实在挡不住,最后只能尽可能的将人都救到这里来安置!”

  “关队长!”这个时候,一个戴着金框眼镜的中年汉子神色激动地跑了过来。

  “什么事,余老板?”

  “送我和我的家人离开,我给你和你的人两千万,每个人两千万!”姓‘余’的老板激动说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他明显看得出来有一定身份的人也跟着起哄。

  “我出五千万,只要你们能送我安全离开这里!”

  “我出七千万……”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叫喊声充斥着恐慌和不安,但越是这样,只会让其他人变得更加紧张。

  “安静!”‘安全局’局长李廉正摆手制止了躁动的人群,扬声说道:“我们明白大家的心情,我们和大家一样,心里也很紧张,但是这个地方暂时还是安全的,所以请大家稍安勿躁,我们已经在想办法了,一定会有办法将大家都安全送出去的!”

  “你说得倒轻松,怎么送?外面到处都是那种怪物,他们的数量比我们多得多!”

  “就是,别光说不做!”

  “你们‘安全局’的人平时没什么作为,现在这个时候不就应该挺身而出吗?快送我走,我舅舅是航天局局长!”

  “我是XXX公司的董事长!”

  “我爸是……”

  “我妈……”

  人人自危,为了能够活下去并尽快脱离这种苦难的日子,这些人都搬出了他们‘惊人’的身份,看得出来,这些人的身份都很不一般,所以他们才敢这样有恃无恐,甚至对‘安全局’的人大吼大叫。

  这些人的内心已经被恐惧所支配,他们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原本就混乱的地下室变得更加混乱,就连李廉正都有点束手无策。

  “够了!”

周大少说:   昨天第四更。。补上。。。昨晚家里闹元宵。。没空。。今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