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秦穆然这么说,这一刻,诸葛轻狂算是彻底服了自己这个兄弟了,太特么能装逼了!

  有这么高超的医术,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尼玛,还当不当老子是兄弟啊!

  “混蛋,你还当老子是兄弟吗?你会医术你都不告诉我!”

  诸葛轻狂故作生气地看着秦穆然说道。

  “我会的东西多呢,难不成要我每天都要拿出来显摆嘚瑟吗?那我岂不是得累死!毕竟我这么优秀的人!”

  秦穆然很是自恋地说道。

  “你......”

  如果不是没怎么吃东西,恐怕诸葛轻狂会很不留面子地吐出来。

  真尼玛太不要脸了!

  五年了,这个坏毛病那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诸葛大哥,我就比较好奇,你到底干啥去了,为啥会中尸毒!”

  秦穆然突然间有些好奇地问道。

  “也没干啥!你知道的,我前阵子不是喜欢收集古物嘛,就听说有一个扳指千年罕见,当时好奇,就跟着一队的人去国外下墓了......”

  诸葛轻狂很是淡定地说道。

  “卧槽?扳指?国外?国外有咱们这个玩意儿嘛!”

  秦穆然有些不相信地看着诸葛轻狂问道。

  “当然有了,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我真的见到了!好家伙!真的是世所罕见啊!”

  “你去哪里了?”

  秦穆然接着问道。

  “埃及普特啊!好家伙,竟然是一个古老的墓穴,然后我就顺便将那个古尸给带回来了!”

  说到这里,诸葛轻狂都觉得自己有些自豪。

  “卧槽?你特么将尸体都带回来了?”

  秦穆然听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得不说,玩,还的是诸葛轻狂会玩!

  跟他一比,自己玩的都是些什么啊!太低端了!

  “当然,反正都刨了,我这个人还是比较负责人的,既然不让她安息了,那就索性折腾折腾吧!”

  诸葛轻狂说的很是一本正经。

  “那个古尸是个女的?”

  秦穆然算是听出来了,自己这个大哥的爱好口味不是一般的特殊。

  “当然!”

  诸葛轻狂点了点头道。

  “卧槽?大哥,还是你生猛啊!连尸体都不放过!优秀!”

  秦穆然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说道。

  “去你的,你才连尸体都不放过呢!”

  这一刻,诸葛轻狂算是听出了秦穆然的话外之音,他恨不得一脚直接揣在秦穆然的屁股上面。

  这小混蛋,几年没见,本事渐长,连他的玩笑现在都开始乱开了!

  “嘿嘿!大家都是男人,我懂!”

  秦穆然露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

  “滚犊子!”

  诸葛轻狂没好气地说道。

  “我就好奇,这几年,你都干了些什么?”

  秦穆然一想到诸葛轻狂这种事情都做了,估计这几年来的经历也是丰富多彩,不由得开始八卦了起来。

  “你问我啊?”

  诸葛轻狂看着秦穆然问道。

  “不然呢?”

  “其实我这几年也没有干啥,就是去了神农架找了下野人,去西伯利亚打了条雪狼,然后又去密西西比河畔打猎......”

  诸葛轻狂如数家珍一般地说着自己这几年来的光辉历史,秦穆然和韦武听得整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异样。

  这,跟古代所说的上天入地闹腾没什么区别了吧!

  “诸葛大哥,不愧为我的偶像!佩服!太牛逼了!”

  韦武忍不住地赞叹道。

  “是吗?我也觉得自己挺牛逼的!”

  诸葛轻狂很是受用地说道。

  “原本我以为这几年我的经历够精彩的了,但是现在跟你比起来,我还真的就是在玩。”

  秦穆然感慨地说道。

  “是吧!要不然怎么我是大哥呢!”

  诸葛轻狂嘿嘿一笑道。

  “别扯这些没用的了,穆然,我中的尸毒还有救吗?”

  诸葛轻狂一脸担忧地看着秦穆然问道。

  “没多大的事情。”

  秦穆然笑了笑。

  “真的?”

  诸葛轻狂还是有些不放心。

  “当然了!你没有直接地接触尸体,所以感染的并不深,再加上也有一段日子了,尸毒差不多也被你自身清除的差不多了,等我走的时候,给你开一副方子,你照着喝上几天就没事了!”

  秦穆然安慰地说道。

  “那就好!尼玛,吓死老子了!要是我因为尸毒凉凉了,那传出去,哥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掉了!那可不得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啊!”

  诸葛轻狂听到秦穆然说没事以后,又重新露出了笑容道。

  “放心吧,有我在,你想要有事都难!”

  秦穆然很是牛气地说道。

  “那感情好!小子,你说你能不能给哥哥我开点药方,就是为爱鼓掌的时候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的那种!”

  突然,诸葛轻狂看着秦穆然挤眉弄眼地说道。

  “我说大哥,你啥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

  秦穆然凑在诸葛轻狂的耳边,小声地问道。

  “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行了?”

  “不行?!放屁!老子别提多牛逼了!”

  听到秦穆然说自己不行,诸葛轻狂气的没差点直接跳出来道。

  “你要不是不行,那你要这个干嘛?”

  秦穆然忍不住白了诸葛轻狂一眼道。

  “你知道的,男人在那方面的战斗力不都是越强越好嘛!最近哥撩了个妹子,贼特么带劲,这不是食髓知味,想要好好享受一下嘛!”

  诸葛轻狂脸不红心不跳,丝毫没有害臊地说道。

  “卧槽?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堂堂京城的霸王诸葛轻狂这么疯狂!诸葛大哥,不是我说,你多大了,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你以为还是我和小五这岁数能胡来啊!你老了,得节制点了!”

  秦穆然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对着诸葛轻狂说道。

  “节制你大爷!哥还年轻着呢,你就一句话给不给吧!”

  诸葛轻狂听到秦穆然这么说自己,顿时就不干了!

  虽然说,自己的岁数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大了,可是他可是正儿八经的钻石王老五,单身黄金汉,还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真爱的女人,那可不得好好的爱着呢嘛!

  “给!给!你是我大哥,为了你的性福生活,我能够不给吗?放心,我这个药方,绝对的牛皮,吃了以后,一夜七次郎,无敌小钢炮就是说的你,而且没有副作用!”

  秦穆然保证地说道。

  “这就对了!不愧是我的诸葛轻狂看上的兄弟,对我就是好!来,咱们接着喝!”

  诸葛轻狂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便是又给秦穆然满上了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