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王家姐弟都遭遇到了一段坎坷,一个在滇西深山中的八拐里坡,一个在东北端的长白山上。

生死劫可能谈不上,但掉点血那是肯定的了!

“你要是动了我,满清皇室虽然不能被报复清理的干干净净,但你们在白山上的这叶赫那拉氏满族村,可得要为我还点债了……”王胖子语言闪亮,很有力度的跟宫昌鸿亮了下自己的底子。

但没想到,对方就硬邦邦的回了他一句话几个字。

“年轻人,太焦躁了!”

一共七个字,宫昌鸿说第一个字的时候,人脚下就动了,到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他的人影就瞬间到了王玄真的面前,当他停下身体的时候脑袋后面的长辫还直直的被惯性带动着飘在脑后没有落下来,身上的衣服也透出了破空的动静,就这个速度都堪比子弹出膛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几乎也就是这个样了。

王玄真根本没来得及任何反应,只是觉得自己眼前一花,身前就多了一张老脸,宫昌鸿宛若一代宗师出手般,轻轻的抬起手掌就印在了他的胸膛上,王胖子身体顿时朝后非去,将近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此时轻的就好像一根鹅毛一样,然后“噗通”一声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没能在爬起来。

宫昌鸿出手太快了,午桥和王冬至甚至都没来得及插手救人,王玄真就被放倒了,等他俩反应过来的时候,宫昌鸿已经收回右手,背在身后淡淡的望着他俩。

山头上就这么大一块地方,从这里下到山脚下,你就是飞还得几分钟的时间呢,他根本就不怕剩下的这两人跑哪去。

午桥皱眉说道:“这个老头也他么的不讲理啊,说动手就动手了?冬至,我掩护你先撤了……”

“你行啊?”

午桥咬牙说道:“在女人面前,我就是硬挺着也不能说不行啊?走你吧,我拦着他”

“你还挺像个男人的”王冬至点头说道。

“我还有更像男人的时候呢,到时候你仔细品品”午桥呲牙笑了一声,轻轻抬起右手然后落下露出手掌:“八极拳,午桥”

“嗖”宫昌鸿跟他同样也没什么对白,一如刚才那般,脚尖点地人好像鬼魅一般就飘了过去。

但午桥反应的很快,见人影过来之后,脚下同样蓄力,鞋底摩擦着山地,顿时就传来“呲”的一声随即一股淡淡的焦糊味就冒了出来,那是鞋底子跟山石剧烈相擦之后的化学反应,因为他动作太快力道太大,胶皮制的鞋底都硬生生的被磨掉了一层。

两道人影朝着一个方向同时冲去,午桥斜着身子用力撞向对方,宫昌鸿见状略一皱眉,脚下也忽然一顿然后就停住了,稍稍的侧过胸膛,这时午桥的肩膀正好撞上了他的胸部。

“啪嗒”一声轻响,午桥被宫昌鸿一个卸力打力给带了出去,而宫昌鸿的胸膛被他肩膀擦了下后,居然产生了一丝火辣辣的灼热感。

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两人较量了一招,午桥踉跄着往前冲了几步,宫昌鸿则是一步没动,差不多算是平分秋色,但是接下来,宫昌鸿忽然身体前倾,两手握拳朝着还没站稳的午桥两个太阳穴狠狠的砸了过去。

“呼”破空声骤然响起,午桥就觉察到两耳上边直发跳,脑门上冷汗瞬间就涌了出来。

“破!”午桥深吸口气,鼓足了劲猛的喝了一声,架起两只胳膊就挡了上去,正好迎上了宫昌鸿这一记双峰贯耳。

“碰”四条胳膊相接,午桥耳朵边嗡嗡直响,脑袋里一阵眩晕不止,但他强自提起精神让自己回过神,然后咬着牙抬起膝盖就向对方顶去,宫昌鸿右手随即也朝下面拍了过去。

高手过招不过就是眨眼之间的事,几乎几个呼吸过去,差不多就能分出胜负来,远远不像街头混混那样,会揪着头发打个不停,午桥和宫昌鸿的交手才最初时就呈现出了一面倒的趋势,这位现代社会中大内高手侍卫总管级别的老爷子对上午桥,五招之后就力压住了他,七八招后就呈现出了压倒性的趋势。

“噗”午桥同样被他一巴掌印在胸口,人当即就喷出一口血来“蹬蹬,蹬蹬”的连退了几步,然后伸手扶住身后的一块岩石,才没有摔下山坡。

“咳咳,咳咳!”午桥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喘息了两三口之后,抹了下嘴边的血迹阴阴的看着宫昌鸿。

不过这一次,他不惜字如金了,看着午桥缓缓的开口了。

“你这个年纪,你的手段,能接下我十招不倒,已经实属不易了,放眼武林中论功夫能到这地步的,据我所知也就那些内家拳的掌门能达到这地步了,不过据我所知,你似乎还不是专学功夫的吧?可惜,真是可惜了,你要是一心向武的话,再有二十年都有可能达到我这程度了,但你偏偏还要走阴阳,一心二用,真是可惜了……不然,你都有可能当个天下第一了,八极拳练到极致,无快,无刚,不破”

宫昌鸿直摇头,言语之中全是惋惜的态度,在他的眼中没有敌我,只有武林和功夫,还有就是叶赫那拉氏和龙脉,这就是一根筋的人,一辈子惦记的可能就这么几件事了。

午桥“呸”了一口带血的吐沫,说道:“我脑子才没病呢,要当什么天下第一,这年头死的最快最早的永远都是第一的那个,呆在后面的,稳!”

宫昌鸿面无表情的把头转向了王冬至不再搭理午桥,他皱眉说道:“我没有对女人出手的习惯,天亮之前你们下了长白山吧,天亮之后你们若是没下了山,我就在上来为你们收尸了……”

  更新E最快上S◎酷=匠c{网pp0

“我不走,你也未必收的到”王冬至面无表情的眯着眼说道。

宫昌鸿皱了下眉,也没在说话,鼻子里哼了一声后,一抖手人就朝山下走去了,几步之后身影就消失在了山坡下。

王冬至来到午桥身边,他摆手说道:“我没事,缓缓就好了,这老家伙知道我跟萨满有旧,留了手”

“那你歇着吧,我去看看我王叔……”

王玄真倒在地上,疼的直呲牙咧嘴的,手撑着地面愣是没爬起来,身上的骨头动一动就疼的不行不行的了,碎肯定是碎了几块了。

“把我手机拿出来,么的”王玄真咬牙说道。

“叫人啊?”

王玄真点头说道:“对,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