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还没有走到自己的小院子里,罗涛就感到有一股寒意侵身。

真就像是谁常说的那句话一样——有杀气!

而且那股气息似曾相识,自己绝对遇到过!

也不知道铁山怎么样了。罗涛蹑手蹑脚的接近自己住的那所小院子。

然而刚一进通往自己小院子的胡同,罗涛就走不动了。

因为他被一张充满了黏液的网给捆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有多么厉害呢,竟然收了我的鬼脸蜘蛛,没想到不过是个稚嫩的小弟弟哦。”

随着这一声浪笑,一个黑发披肩,身穿大红旗袍的妖艳女人从暗处走了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

罗涛虽然心中有所猜测,可是真没想到对方会找上门来,而且还守株待兔一样蹲守在自己家门口,而且还利用陷阱把自己给抓住了。

“我是谁?你难道不知道吗?小弟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个糟老头子呢。”

那大红旗袍的妖艳女人走到罗涛跟前,伸出一根纤细的葱白食指勾住罗涛的下巴颏,极尽挑逗之能事。

“滚!若你是那鬼脸蜘蛛的主人,还请你将我放开,不然的话,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罗涛对于这种类似水性杨花的女子极为反感。这种人往往都自我感觉良好,还根本不知道别人有多么讨厌他们。

“哼!你杀了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宝宝的温床,本来就快要成功了,是你害死我的宝宝。既然如此,那你就要做好为我的宝宝偿命的准备。”

妖艳女人雪白的脸庞之上忽然罩上了一层青黑色,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那么狠厉恐怖。

“有什么本事你尽管施展出来,在这里耍嘴皮子显得你很厉害吗?”

罗涛才不在乎这女人怎么对待自己,他对自己,乃至李默博士有着绝对的自信。

“好好好——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可怨不得我心狠手辣。”

妖艳女子面色狠厉,对着罗涛狠狠一瞪眼,接着双手犹如飘花一样飞舞起来,同时嘴里叽里咕噜的念着什么咒语。

窸窸窣窣——

一阵昆虫爬过来的声音响起来,罗涛听得头皮都发麻了。

再一细看,只见从这小胡同的各个角落里面钻出来各种各样的蜘蛛。

初步估算,怎么也得有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只也有了。

这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这场面,估计直接昏死过去了。

罗涛虽然不害怕,但是心里也很惊讶。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路,怎么能够驭使这么多的蜘蛛出来。

“臭小子,还不赶紧扔出几颗火弹术去。难道你不害怕这些六只脚的怪物吗?”

罗涛还没什么感觉呢,李默博士却在他的脑海里惊恐大叫。

“我靠,老家伙,原来你怕蜘蛛啊!哈哈,可算是找到你的软肋了。”

罗涛听了李默博士的话语,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真没想到,李默博士这老家伙竟然害怕蜘蛛。今后他要是再随便折腾自己,那就有办法折磨他了。

“喂,小子,你可别瞎闹啊!我警告你,老子什么都不怕。不就是几只多脚怪吗?老夫才不怕它们。啊——有一只爬到你身上啦!快把它们弄走——快——”

李默博士刚刚强撑着说了两句话,陡然发现有一只脸盆大小的蜘蛛竟然爬到了罗涛的背后,只差一步就要咬到罗涛了,顿时尖声高叫起来。

罗涛实在被李默博士这老家伙娘们一样的尖叫搞得头昏脑涨,刚想就此运用火弹术扔出几颗火弹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孽障敢尔!涛哥哥,别急,我来救你!”

随着这一声娇声断喝,刷刷刷——

几颗燃烧弹扔了过来,轰轰轰——

那燃烧弹见风就着,顿时烧着了起来,烧死了无数爬过来的蜘蛛,甚至烧断了困住罗涛的蛛网。

一股烧糊了的味道弥漫开来,呛得罗涛眼泪差点流出来。

他捂着口鼻,向着那声娇喝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一根路灯杆子上面站立着一个俏丽的身形。

正是回了师门好久没出现过的朱晓晓。

朱晓晓这妞儿还是那一身紧紧裹着傲娇身躯的黑色皮衣皮裤。

罗涛真担心这妞儿动作一大就会把衣服给崩裂了,那到时候可就叫别人沾了光了。

不行,若是真有那一天,自己一定要叫所有看到朱晓晓身体的人长鸡眼,全身都长鸡眼。

要是有人知道罗涛此刻心中的想法,得埋怨他这是有多么恶毒啊——居然诅咒别人全身长满鸡眼。

当然若是朱晓晓知道罗涛心中所想,那一定得笑得极为开心了。

难得有情郎,痴情到此地步!

“哼!哪里来得野丫头!你以为你放一点小火就能烧死我的蜘蛛宝宝了么?去死吧,野丫头!”

那妖艳女人对着朱晓晓恶毒的怒骂一声,然后口中发出一声撕裂天地的尖啸。

这啸声刺耳至极,朱晓晓不由得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罗涛见此顿时感觉不妙,一个箭步飞身而起,蹿到了那根路灯杆子上面,一把揽住朱晓晓的小蛮腰,将其带离开来。

  sm最/)新章、{节上u酷k匠,网}0`◎

就在罗涛抱住朱晓晓刚刚离开那根路灯杆子的时候,就听咔嚓一声巨响,那根路灯杆子被折断在地。

再看那妖艳女人,不知何时竟然骑在了一个足有一辆小汽车大小的鬼脸蜘蛛上面。

而伴随着这只鬼脸蜘蛛左右前后的竟然是大小不一,各种各样的鬼脸蜘蛛。

“靠!今天这是掉进盘丝洞里面了吗?”罗涛无语望苍天,心里面充满了对西游记的恶毒鄙视。

“涛哥哥,我告诉你,你惹上大麻烦了。眼前这个妖艳女人乃是江湖上有名的黑寡妇。她最为擅长的就是豢养鬼脸蜘蛛。”

朱晓晓被罗涛抱在怀里,一点儿都不觉得尴尬,反而很是享受这种被人抱着被人宠着的感觉。

所以当她说起那妖艳女人——黑寡妇的来历之时,根本一点儿紧张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是充满了一种娇呵呵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小妹妹在大哥哥面前展露自己是有多么学识渊博一样。

罗涛听了这个郁闷!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