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酒缸被持续加温片刻后,里面传来敲砸那木板盖子的声响!

  “快…快放我出去!我…我受不了啦……”

  酒缸里的水已开始接近沸腾,终于,里面的朱黑八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剧烈痛苦,向外面发出喊叫声!

  “谁也不许去!现在是关键时刻,如果朱大侠熬过此时,便不会再觉得这样痛苦!”

  外面劫匪被朱黑八的叫声乱了阵脚,但女子依然指使大家不要慌乱继续等待!

  “啊…救命呀!我…我受不了啦!救命啊……”

  酒缸里的水此时已完全沸腾起来,朱黑八在里面发出凄惨版喊叫!

  也就是这朱黑八身强体壮,而且是凡印五重之身,才可在这极限环境中存活如此之久,如果换作常人,估计在加上盖子之后,撑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毙命,还能等到水烧开!

  “不要再相信这毒女之言,快救大哥!”

  那位略有脑子的劫匪,再也无法忍受朱黑八在缸里嚎叫,众人听到此劫匪大喊声,也终于缓过神来,纷纷上前准备营救朱黑八,但女子突然拦在他们面前。

  “想救你们老大,先过了我这关!”

  女子说完,摆出战斗姿势,对她而言,受伤之后虽然敌不过朱黑八,但朱黑八手下这群劫匪,还是可以尝试一战!

  “看来你果然是在耍我们,兄弟们抄家伙!赶快解救大哥!”

  五名劫匪拿起兵刃便与女子打斗起来,其他劫匪则来到酒缸前,赶紧挪开木板上那巨石,将木板掀开,将那已烫手的酒缸砸碎,滚烫开水瞬间向外流淌。

  零此时还在角落里观望,见女子毫不费力将那五名劫匪纷纷击倒,便放下心来,没有参与到战斗之中,况且以自己现在这能力加上负了伤,参与到战斗中,估计也是在添乱罢了。

  剩余劫匪在女子打斗时,成功将朱黑八从滚烫开水里解救出来,只见这朱黑八被烫的浑身血红,肿胀!似乎被脱掉一层皮,惨不忍睹!他颤颤巍巍被几名劫匪搀扶着,嘴唇微微颤抖,似乎是想说话确说不出来!其他几名劫匪拿出武器站在朱黑八面前,试图阻挡女子进攻。

  ◎《最●新¤章●r节I上酷匠T网¤》0E"

  “女侠!亲奶奶,我们狗眼不识泰山,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作恶了!”

  朱黑八虽然被救出,但他此时显然已是废人一个,没有了朱黑八做保护伞,这十几名劫匪中又有五名被女子打伤,剩余这些劫匪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那位有脑子的劫匪,站在朱黑八正前方,心声胆怯,突然跪倒在女子面前,向她求饶。

  “呵呵!饶了你们?你们这群恶徒,为非作歹伤害无辜时,有没有饶过他人?今天我就要除暴安良,扫除你们这群祸害!”

  女子说完,挥舞柔美身姿,杀向这最后几名劫匪及朱黑八!此次打斗迅速华丽,女子完全就是以碾压的方式结束战斗,这些劫匪非死即伤,还有两个伤势较轻,溜窜逃走,那朱黑八已毫无还手之力,更是被女子击中要害,当场死去。

  “看够了没有?还不赶紧出来收拾一下!”

  见零依然躲在角落里不肯露面,女子在结束打斗后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向他没好气说到。

  突然,女子瘫倒在地,由于之前与朱黑八战斗,让她后背伤势有所加重,再加上与这群劫匪纠缠,持续元气运作让她感到有些体力不支。

  见女子倒地,零急忙从角落里冲出,来搀扶她,望着女子后背满是鲜血,零开始当心起她的安危。女子到是毫不领情,一把将他的手甩开。

  “别碰我!你是男人吗?见我这般战斗也不出来帮忙!”

  此时女子对零那是满满的意见,这其中也不乏有之前自己吊在树上时,被零戏弄所憋的那股气,没发泄出来的缘故。

  见女子把自己好心当成路肝肺,零将搀扶女子肩膀的手收了回来,但他此时依然很担心女子安危,蹲在那里注视着她。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女的生死关我什么事,说话又臭又硬,刚才若不不是自己想出这绝妙方法,骗到这群本贼,估计她现在早已欲哭无泪,绝望致死了,还我不是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零一边注视女子,一边在心里为自己抱不平,这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还真是难为人!

  “你说的对,我胆小懦弱,怕人怕事,不是个男人!哪像你这位女侠,完全就是条汉子!这么厉害,这么能打,而且打不过还打,呵呵……若不是我脑袋转的快,估计莫人身体可就包不住喽!”

  零在话语中贬低自己,但更多是在表达自己内心委屈,及对女子一种暗讽。

  “你!哼……谁用你多嘴了,告诉你,就算你一个字都不说,在那装哑巴!姑奶奶我也能将这群杂碎击败!”

  “看来这小丫头也就这脾气了,能吹又不讲理,估计是得独伴终老了,哪位活菩萨能受得了她!算了,先不和她一般见识!”

  见女子试了几下,还是未能站起身,表情也略显痛苦,零决定暂时和她停止斗嘴,重新张开双手来搀扶女子肩膀。

  “好好好,都是我多嘴,你是修行高手,我能看得出来,最起码肯定是比我厉害,我不出来帮忙,也是怕给你添乱,看你后背伤势挺重的,先起来坐好。”

  听到零这样一讲,女子没有再拒绝他第二次搀扶,借助零的力气,起身坐到一处凳子上面。

  “出了这么多血,伤口肯定很严重,我来帮你检查一下吧!”

  听到零要帮自己检查伤口,那就表明要将自己背上肌肤展现给他,女子在条件反射下用手臂挡住上身,连忙摇头。

  “那……那怎么行!我一女儿身,怎能让你这臭男人来检查,况且你胸口这不是也中箭了吗?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只需重新帮我烧些热水来便可!”

  见女子不愿意,零突然也觉得有些不妥,他按照女子旨意,来到屋子外重新开始烧水。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