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默现在是严重的内伤加严重的外伤,举手投足之间都会有些疼痛。

  赵一萌把白默扶到厕所,柔声问道:“你自己能站稳吗?”

  白默咳嗽几声,说道:“你扶着我一把。”

  赵一萌勉强地应了一声,站在白默的背后,扶着他。

  可她突然觉得耳朵变得特别灵敏了一般。

  最{;新z章节y上‘酷"●匠》`网0《

  白默慢慢地拉开拉链的声音,好长时间的“哗哗哗”的声音,接着又是拉拉链的声音。

  她听得一清二楚,仿佛能看见画面一般。

  赵一萌觉得怪怪的,拍戏的时候,也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甚至和男一号还有更亲密的肢体接触,可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她低着头,面色微红,似有羞色。

  把白默扶到床上,白默咳嗽得厉害,他缓了一缓,说道:“我想洗个澡。”

  赵一萌一愣,看着白默,微微提高了语调,道:“可是,你行动不便啊,伤口又不能碰水。”

  这是夏天,白默身上又有些脏,不洗澡很难受,但是赵一萌说的是事实。

  赵一萌低下头,很小声地说道:“要不?要不我用毛巾帮你擦一擦吧。”

  白默看了她一眼,看着赵一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他点了点头。

  赵一萌拿出来一些衣服,柔声说道:“我家没有男人的衣服,这是我今天上午按你的尺寸买的。”

  白默又点了点头。

  赵一萌打了一盆水,拧干毛巾,开始替白默擦洗身子。

  气氛有些尴尬,赵一萌一直把头低着,面色有些微红,不敢看白默的脸,白默也刻意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但总是忍不住地低头咳嗽。

  ......赵一萌帮白默换好衣服后,白默躺在床上,看着赵一萌把东西收拾好拿走。

  没过多久,赵一萌端着一碗鸡汤又回到了白默的房间。

  “饿了吧?先喝点鸡汤养养胃。”赵一萌坐在床边,看着白默温言说道。

  说着,赵一萌舀了一勺鸡汤,放到嘴前吹了吹,伸到白默嘴边。

  白默有些犹豫地张嘴喝了一口。

  白默从小到大孤独惯了,自己的事情都是自己做,对赵一萌喂自己鸡汤感到有些别扭。

  白默说道:“我自己来吧。”

  说着,就立起身子,准备接过鸡汤。

  可是,这一动,又扯到了伤口,白默疼得厉害。

  赵一萌嘴角有些笑意,说道:“还是我喂你吧。”

  白默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躺下,张口喝下赵一萌喂过来的鸡汤。

  白默看着赵一萌喂鸡汤的样子,心里有些不知所谓,到底要拿这个既看到了不该看的,又救了自己命的女孩怎么办?

  白默收了收心思,暂时不去想这个,他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赵一萌说道:“今天是第三天了。”

  白默又陷入了心思。

  咳~咳~咳~白默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口中鲜血涌出。

  赵一萌一惊,急忙放下鸡汤,拿着毛巾替白默擦拭。

  白默渐渐停止剧烈咳嗽,赵一萌把血擦拭干净,到了杯水给白默漱了漱口。

  赵一萌端起鸡汤,柔声说道:“还喝吗?“语气中竟带有一丝哭意。

  白默这才注意到赵一萌的眼睛已经红了。

  白默很好奇地说道:”你怎么又哭了?你好像很爱哭啊。“赵一萌赶紧擦干眼角的泪水,没有回答白默,舀了一勺鸡汤放到嘴边吹着。

  这么多年努力奋斗,她是个经得住事的人,也不是爱流泪之人,甚至很少流泪,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白默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也许是害怕吧,她为自己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难道和白默这样的杀人犯呆在一起不害怕吗?

  吃过东西后,在赵一萌的帮助下,白默写了一副中药方子给赵一萌。

  赵一萌拿了方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回房去了。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后,赵一萌拿着方子就出了门。

  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用保温桶装着在中药店熬好的药。

  这副中药方子是大师兄给他的,专门治内伤的,很管用,刚开始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受内伤,都是喝这方子好的。

  虽说这次内伤很严重,但应该也是会好的,估计时间长点罢了。

  接下来三天,白默一天喝三次,他突然发现,身上的伤好得出奇的快,连外伤都明显好得很快,都能下床走动了。

  他很确定,碗里的中药没有这么大的药力,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他想不明白,本有可能养上好几年都不会好的内伤,竟然恢复得如此快,照这样下去一两月就能痊愈了。

  杀童华南的那股力量是从何处来的?本就困惑着他,现在又出现一个他不知道的问题。

  他很不喜欢不知道的感觉,甚至害怕不知道的感觉,当然,只针对他关心的事情。

  他想来想去,也许只有一人知道答案,那就是师父。

  ......这天晚上,赵一萌拍戏回来得很晚,回来后就直接去浴室洗澡去了。

  白默突然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一个杀手的危机感,他走到窗边,微微地掀起一点窗帘,看到别墅外有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他们都是会武的,而且内力都还不弱。

  如果没受伤,白默自然是不会怕他们的,可是现在不但受了伤,连内力也没恢复,完全就不是对手。

  而且看外面三人的神情,明显是冲赵一萌的别墅来的,很有可能是冲他来的。

  白默灵机一动,快步向浴室走去,虽然扯着伤口有些疼,但已经忍得住,顾不上那些了。

  白默不管不顾,打开浴室门直接冲了进去。

  此时,赵一萌正在浴池里泡着,水面飘着很厚的一层白色泡泡,只露出头来。

  浴室门突然被打开,吓了赵一萌一跳,见是白默,她睁大了眼睛,有些惊恐,她没叫,也没动,僵在了池子里。

  白默却顾不得赵一萌的表情,直接跳进了池子里。

  白默跳进池子里的瞬间,赵一萌吓得出了声:“啊~”声音不大也不长,就是心里咯噔一下出了声。

  赵一萌的心跳加速,跳得极快,难道他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浴池虽说要比浴缸大不少,但毕竟只是室内泡澡用的,两个人同时呆在里面还是免不了肢体接触的。

  重要的是赵一萌赤身裸体,什么也没穿,感受到水下的白默赵一萌一时僵住不敢动,心跳恐怕每分钟跳几百下之多。

  过了几秒钟,白默动也没动,更没露出头来。

  赵一萌惊恐之下又有一丝好奇起来。

  白默没动,她也不敢动,只咽了口唾液。

  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

  浴室突然又闯进一个男人来,那人一瞧,惊道:“赵一萌?”显然认出了大明星赵一萌。

  “啊~~~”赵一萌一阵又大,又长,音又高的尖叫声响起。

  搞得那男人惊慌失措,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那男人向浴室外退去,可眼睛还是把浴室瞧了个遍。

  男人走后,赵一萌停止了尖叫,她大概明白了白默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可是白默还是没有立马起来,赵一萌心跳还是很快,她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又过了将近一分钟,白默一下猛地起身,直接趴到浴池边上,却一个跟头翻了过去,摔在了地上,因长时间憋气,内伤发作,口中鲜血直涌。

  腰间的纱布也被染得通红,伤口又出血了。

  赵一萌见状一惊,立马起身,出了浴池,到白默跟前,急问道:”你没事吧?“白默看上去面色苍白,很是虚弱,但他却睁大眼睛盯着赵一萌的胸前,咽了咽口水,竟有一丝享受之意。

  此时,赵一萌赤裸着身子,皮肤雪白,细腻又光滑,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赵一萌低头一瞧瞬间羞红了脸,连耳根脖子处都是通红的。

  她赶紧起身裹上一条浴巾跑了出去。

  ......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