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故事,我们姑且当故事来听吧,均来自网友讲述的亲身经历,如果你有灵异经历或耳闻的不可思议(灵异)事件,请告诉我。阴阳笔记之不思议手记,现在开始……

  故事一:无常

  我小时候体质非常弱,不知是什么原因,后来被查出是先天性心脏病,爸妈马上给我治疗,可我的病在这个小医院不能治疗,于是爸妈把我送去西安的西京医院看病。

  正好是1998年,我五岁,西安的一次大地震差点让我没下手术台,我正在做手术,本是打了全麻,我虽然感觉不到痛,但我竟然能看到医生给我做手术的样子,我看到我躺在那,一动不动,我喊医生,医生就好像根本听不见。我就这样静静地看了一会,突然感觉脖子一紧,有人掐我,喘不过来气,又看见房子在摇摇晃晃,在我倒下的那一刻,我看到一个全身是白色,舌头很长的人,对我诡异一笑,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我刚一坐起来,又发现我的身体又离开了我,那个浑身白衣的男人又来了,这次不是来找我,而是强行带走了我邻床的一个病人,我一眨眼,发现自己真正醒来了。

  后来我问我爸妈我怎么了,他们说那天我做手术,地震了,医生刚给我缝合完,架子摇倒了,正好落在我脖子上,划破了我脖子,差点破了大动脉,医生竟然跑了,谁知过了几小时,我又有了呼吸,可把爸妈吓坏了!

  过了些日子,我的身体好多了,可脖子上的5个手指影却越来越重。

  后来我又大病了一场,手指影也不见了。

  可当我生病时,总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告诉了爸妈,爸妈请来了一位老和尚,他为我画了一张符,又让我把舌头咬破,血滴到了那张符上,在我面前烧了,此后我在也没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故事二:指印

  大约是1996年,七月十五的第二天,我的好友没有来上学。

  我问老师,老师说她病了,但是昨天她还好好的,我不知道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病了。

  三天后她才回来,然后跟我说,她并不是病了,而是……以下是好友口述,因为时间比较长了,记忆也有些模糊。

  就是七月十五那天,我本来应该跟爸妈一起上坟去,但是因为我起不来,也就没去。

  我自己在家睡到太阳高照,起床时觉得头意外昏沉,到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抬起头突然发现自己的左脸颊多了五个淤青的点,就像是有人的五个手指嗯在上面,上面四个点,下面一个,我当时吓坏了,紧接着就高烧不退,又呕又吐,就赶紧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我妈妈听后立马就赶了回来,看到我以后就认为是冲了什么邪,赶紧问家里老人,在碗里抓了把黄米,中间插了根筷子,然后又拜了拜,嘴里念叨着什么,如果筷子倒了就没事了。

  然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浑天地暗,我都以为我要不行了,就昏昏沉沉睡了。

  第二天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妈说,她念叨了大约半个小时筷子才突然倒了,看到我醒了就放心了。

  前两天我的淤青还没消,就没来上学,你看看,现在还有点痕迹。

  我低下头,发现的确有五个淡淡的青痕。

  这件事如今过去很久了,现在想想却也不由毛骨悚然。

  七月十五,百鬼夜行,还是少出门为好。

  故事三:夜哭

  那是奶奶去世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奶奶去世第三天举行了葬礼,当时所有亲戚朋友都在一个空场地跪着,前面有个和尚在念一些类似经文的东西。在他念经的过程中,我听到身后一直有人哭泣的声音。

  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听了好一会之后,我觉得有些奇怪,那个声音是从我后面传来的,很近的距离,听起来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我之所以觉得奇怪是因为这个声音很陌生,而且我背后跪的几排都是我比较熟悉的亲戚。

  我当时比较好奇还回头看了几眼,没看见哪个女人在哭。

  可能有人会说,是我自己出现幻觉了,那么那个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比这个诡异。

  当时很多亲戚来参加葬礼,老家没那么多房子住,所以我和我妹妹,还有堂姐会挤在一张床上。

  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突然醒了,又听到了一阵抽泣声。

  当时我堂姐是背对着我睡的,声音是那个方向传来的。

  我以为她是因为奶奶去世伤心所以偷偷哭,也不敢叫她,就继续睡觉。

  等到第二天睡觉的时候,我又听到她在抽泣,还是在半夜,我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我还是当做不知道。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们几个睡觉前聊了一会天,聊着聊着,堂姐突然问我

  堂姐:阿丹,你怎么几个晚上都在哭,是不是太想奶奶了?

  我吓了一跳,惊呼:不是你在哭吗?

  这时,我妹说话了。

  妹妹:我也听到有人在哭,就是不知道是你们谁在哭。

  她们听到的都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轻轻的抽泣声。

  至今我们也无法解释那个声音从何而来,只能当做灵异事件。

  故事四:抓药

  我在医院上班,我们有时候晚上要值班,值班室就是以前的急救室。

  有天晚上我在值班室休息,开着灯,反锁着门,迷迷糊糊睡着了,然后感觉床边有个人,我背对着她。

  她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手很凉,我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种凉意。

  我的后背就被她的手拍得凉嗖嗖的,那是至今都忘不了的奇怪感觉。

  然后我就坐了起来,看到了一个女人。

  她背着光,长头发,看不清脸,一身黑色的长袍。

  就在我床头站着。

  她问我:有药吗?我想买点药!

  我当时跟她说:值班室没有药,你去药房吧!

  然后我就侧身睡了过去。

  不过她好像没有走,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一直盯着我看。

  过了一会,我坐了起来,发现那个女人不见了,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就关了灯继续休息了。

  那天晚上没有急诊,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回想起来惊出一身冷汗,当时我居然没有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