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我来。”萧易眯眼一笑,忽然转身朝着城外走去。

迟德开一愣,追上问道:“公子这是要去哪?”

“别多问,想要我去参加拍卖会,你就先替我做件事。事成之后,我保证你受益不浅。”萧易淡淡笑着,脚步不停。

迟德开心里暗道,莫不是这公子知道哪里有宝贝,只是一直没找到,所以想要利用他的寻宝鼠元魂相助?

可是一旦出了城,他的安全就没法得到保障了。

眼看就要走出城门,迟德开有些迟疑了。

“咳,公子,我身为拍卖行的前庭护卫长,那是不能离开柳城太远的。再有两个时辰,我就得回去了。”迟德开目光微闪的停下脚步来。

  酷%)匠网E永久免"$费看小EG说0Lb

萧易态度上的忽然转变,让他始终不放心。

发财之路千万条,可小命就一条!他是个谨慎的人。

“放心,不会走太远,就在城外五里。你若没胆子跟来,就不要烦我了。”萧易扭头道。

迟德开苦笑道:“那公子总得先跟我说说,你我出城究竟要做什么吧?”

萧易眯眼笑道:“利用你的元魂,帮我找个东西,就这么简单。”

迟德开干笑道:“那事成之后,公子打算付我多少辛苦费?”

“一千万,够了吗?”

唰!

萧易抬手丢过去一枚元戒。

迟德开眼眸一睁,被一千万这个数字吓了一跳。

他连忙查看了一下元戒,其中元石,果然足数!

“我天!这位公子到底什么来头,果然贵气逼人啊!”迟德开欣喜不已,又暗暗佩服了自己的眼光一把。

扫荡了帝煞王朝国库的萧易,手中元石屯了几十亿……

一千万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对于一般人来说,依旧是天文数字。

迟德开目光灼灼的看着萧易,点头道:“公子出手阔绰,那小的就陪公子出城一趟。”

萧易唇角一扬,转身往城外走。

城外五里,无人之处。

萧易脚步忽然一顿。

迟德开狐疑道:“公子所指的莫非就是这里?可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好东西的气息出现啊!”

萧易转身笑道:“你就是个好东西啊!”

迟德开脸色惊变,身形不由猛退。

“公子这话何意?”迟德开神色微冷的问道,同时右手已经握上了刀柄。

萧易笑道:“你的元魂,我很感兴趣。以后,你便跟着我吧!比你拿那点奖励,好多了。”

迟德开冷笑道:“多谢公子美意了,可我只想正正经经的赚点元石,不想过担心受怕的日子。”

萧易一撇嘴:“怎么,你的元魂是寻宝鼠,体内生得也是一颗鼠胆?”

迟德开感觉到萧易的气息,开始变得危险起来,眼脸微紧道:“公子若无别事,我就先行告辞了。这枚元戒,我还给公子便是。”

说完,迟德开将手中元戒朝着萧易丢去。

随即,转身就跑。

萧易邪肆一笑,大手猛地一张!

轰!

一股恐怖的吸扯之力,瞬间爆发,那迟德开的身体迅猛倒飞……

惊骇之中的迟德开,在抽扯之力的作用下,接近萧易后,返身便是一刀对着萧易的脑袋劈下!

萧易右手双指一并,随手斜上一挥,正迎刀锋!

咔!

迟德开手中的地阶战刀,瞬间断为两截……

眼见这一幕,迟德开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这青年不仅有钱,还是个自己无法匹敌的强者!

“公子饶命!”迟德开大叫求饶。

萧易冷冷一笑,大手对着迟德开的头顶猛地一抓!

轰!

源毒之力疯狂涌入!

挣扎之中,迟德开的意志,飞速的开始转化,变成了萧易的毒仆!

嘭!

萧易一松手,迟德开跌坐在地。

“走吧,回城。”萧易双手背负身后,朝着柳城走去。

迟德开爬起来,恭敬道:“遵命。”

被控制的迟德开,除了对萧易绝对忠诚以外,其他方面并无影响。

忠主烙印,只是让毒仆之身,打心底敬服主人而已,而且这种意志不可磨灭,一生死忠,绝不背叛!

回到柳城后,萧易让迟德开给他安排了一个住处,并且打听一下柳家高层的出入信息。

他此番而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定一下柳仙妃到底在不在柳家手里。

“公子,柳灵姗是柳家四秀之一,在柳家身份尊贵,而且深得柳家家主宠爱。三天后的拍卖会,便是由她主持。若是公子想要打探柳家的隐秘消息,找她最为合适。即便她不知道,以她为挟,也可换取公子想要得知的消息。”迟德开恭敬道。

萧易眼眸一眯,道:“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不过柳灵姗身份既然尊贵,她离开柳府之后,身边的护卫之力应该不低吧?”

迟德开道:“嗯,在柳灵姗身边,有两大强者守护着。一个是圣元境九重的朝天立,另一个则是圣元境八重的宁海棠。这二人既是夫妻,也是柳家的供奉。”

萧易眉头微挑,这等守护力量,确实不低!如此看来,柳家对柳灵姗确实极为看重。

“就她了!”萧易唇角一番邪凛,做出决定。

三天后。

天宫拍卖行内,拍卖会如期举行!

萧易也以受邀人的身份,坐入一席。

他环视整个拍卖会会场,人数倒是不少,足有四五千人。

这些人,大多都是花个入场费,跑进来看热闹的,毕竟天宫之中无庸品,那些极品之物,并非是人人都有资格觊觎的。

真正能出手叫价的,不过几十人罢了。

萧易的身边,坐着的是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子,她左看皱眉,右看捂鼻,显得十分嫌弃。

“这个死鬼头,都给我安排的什么位置,尽是些浑身臭味的糙汉子。哼,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女子气呼呼的说着。

萧易翻了翻白眼,有些不悦道:“这位老大姐,你这么说话我就不服气了,难道我也是糙汉子吗?”

女子脸色瞬间大变,颤抖的抬起手指,怒斥萧易道:“你……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你……你敢叫我老大姐?”

萧易坏笑道:“难道应该叫你老大妈?”

“小子,你完了!我男人可是柳家的供奉!”女子气怒笑道,“你这张脸,老娘记下了!”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