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之王徐牧天,派出五绝将之一的海东青,为狄长存新婚祝贺!

瞬间,在所有人的心里,掀起一阵阵浪涛。

几乎全场宾客的目光,都集中在狄长存的身上。

狄长存和秋雅晴这对新婚夫妇也是惊喜交加,连忙拱手行礼:“多谢南王!”

海东青坦然受了这一礼,笑道:“二位不用客气,我王让我来做司仪,见证二位的幸福,也是我的荣幸,那么现在,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哗啦啦的掌声响彻。

所有人的心中,狄长存这位本就位高权重的总督大人,越发的重了几分。

这场婚礼仪式,也以同步直播的方式,传遍了天龙。

仪式之后,狄长存夫妇又收到了天龙各地发来的贺礼。

一时间,荣耀加身,光鲜亮丽。

但狄长存深知,自己的身上,已经打上了标签,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洗清。

……

巴山郡,贫民窟。

看着满目破败房屋,徐逸满是感慨。

徐灵和汪不仁在这贫穷且充斥着肮脏和黑暗的地方生活了将近九年。

无法想象这些年是怎么挺过来的。

“我王,就是这了。”

前行不久,红叶低声开口。

一栋塌了半截墙的残破民居,连门都没有。

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都不为过。

徐逸迈步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一身肮脏,泛着恶臭气息的孙厉辉。

赵钱孙李周,八百嫡系,除老人孩子,就剩下了一个孙厉辉。

本来是徐逸为徐灵准备的,否则留不到今天。

但现在,也该是送他上路的时候。

“我都已经这样了,还是不放过我吗?”

孙厉辉看到徐逸,并不害怕和愤怒。

那双眼睛里,只有麻木和灰暗。

“这才多长时间,就受不了了?”

徐逸也不嫌脏,直接坐在了满是灰尘的木凳子上,淡淡开口:“本王的妹妹,可是过了将近九年这样的生活,你如今承受的,不足她百万分之一。”

“本王?”孙厉辉敏锐的抓住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迄今为止,他还不知道徐逸的真正身份。

“九年前我离开巴山郡,去了南疆,改了个名字叫徐牧天。”徐逸平静道。

  最@K新章a节☆√上酷匠网@0

孙厉辉霎时浑身剧烈颤抖。

良久,他眼中越发绝望:“难怪……”

“当年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妹妹也不会想跳楼自尽,更不会因此摔断双腿……”

徐逸沉默了一下,又道:“但也难说,即便没有你,可能小铃铛遭受的苦难,也不会少。”

“在我面前炫耀你的身份,说这些无谓的废话,还有意义吗?不就是要杀我了吗?来啊,我孙家那么多人都被你埋葬了,多我一个不多。”孙厉辉痛苦道。

“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徐逸眼中一片平静:“在巴山郡,我所有的仇人,只有你还活着,今天特意来向你告别,我徐家和赵钱孙李周之间的仇怨,也就了了,五家老幼,我不会为难,在南疆,只要勤劳一些,会活得很安稳。”

“哈哈哈……虚伪!如果我是你,我就把所有人都杀了,管什么老幼?”孙厉辉狂笑。

徐逸不置可否,转身离开。

红叶默默跟在徐逸身后半步。

噗嗤!

鲜血溅在墙上。

孙厉辉瞬间致命,死得并不痛苦。

“孙厉辉也是孙家嫡系,收拾尸体,埋到孙家的墓葬区。”徐逸钻上车。

红叶点头,正要开门进驾驶位,一个牧天军战士突然跑来,敬了个军礼:“报告,天枢秘机来报,疑是发现秦凤瑶踪迹。”

“什么?”

徐逸眼神一凝,立刻从车上下来:“人在哪里?”

“启禀我王,就在这贫民窟中,距离此地三公里外。”

“立刻出发!”

“喏!”

三公里之地,顷刻就到。

十二牧天军战士将一栋破旧民居团团包围。

徐逸和红叶进入,一眼就看到好些个衣衫褴褛的妇孺,畏畏缩缩的蜷在角落,惊恐不安。

一眼扫去,徐逸问道:“秦凤瑶呢?”

两个牧天军战士从这些妇孺中,拖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

她疯疯癫癫,痴痴傻傻。

一桶清水打来,将女人的脸擦拭干净后,徐逸眉头紧皱。

她不是秦凤瑶,但徐逸也认出,她是九年前秦凤瑶身边的管家。

“她是秦凤瑶身边最亲近的人,叫做罗兰。”红叶看着天枢秘机的情报道。

徐逸点了点头。

相比九年前趾高气昂,仗着秦凤瑶,不把徐逸兄妹放在眼里的罗兰,此时的她已经瘦得皮包骨头,而且神志不清,浑浑噩噩,除了傻笑之外,没有半点其他反应。

“秦凤瑶身边重要的人物,居然就在巴山郡的贫民窟?现在才查到?”

徐逸声音里带着严厉:“灯下黑的道理都不懂,何谈监察天下?”

所有人禁声,不敢开口。

“查!我要知道她为什么在这,秦凤瑶又在哪。”

“喏!”

带着罗兰,徐逸返回徐家庄园。

本是告别孙厉辉,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

但罗兰已经痴呆到这个地步,连劲气刺激都没有半点反应。

想从她嘴里问东西,几乎不可能。

半小时之后,红叶拿着完整的情报来见徐逸。

“我王,据情报显示,当年您父亲跳楼时,秦凤瑶突然消失,罗兰也是同样,再也没出现过……罗兰舌头被割,脑部受到过重创,经过检查,应该是药物所致,我已经询问了老薛,他说恢复可能性微乎其微,具体情况,或许得亲自看看才晓得。”

徐逸不语,拿起茶杯仰头喝下。

等他放下茶杯后,那茶杯悄无声息,化为齑粉。

红叶当即单膝跪地:“我王息怒!”

“起来,我的怒,不在你身上。”徐逸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徐逸一直没想明白,也查不明白。

即便是如今身居高位,手握百万雄兵,一人之下万万人上,堂堂南疆之王,有监察天下的天枢秘机,却还是查不出真相!

徐云曜的死。

徐灵的所受的苦。

还没完!

赵钱孙李周五家,不过是傀儡,是棋子,是被利用而不自知的井底之蛙!

那幕后黑手,到底在哪?

沉思良久,良久,徐逸开口:“红叶。”

“属下在!”

“着令海东青和狼刀带着罗兰回南疆,三十六牧天军战士一同返回,你随我明日去京城,面见国主。”

“喏!”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