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依依沉浸在碧潭里,思绪飘向了很远很远。

突然,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一个人影猛地从水下钻了出来。

那人,正是洛寒。

此时的洛寒大口喘着粗气,刚刚在地下差点又撞到树根,连忙左拐右拐到了湖底,快速弹了出来。

“总算是...出来了。”洛寒睁开了眼,有气无力地说道,下一秒,他猛地呆滞了,瞳孔瞬间放大不少,望着眼前的白玉娇躯。

此时的柳依依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目光呆滞地看着洛寒。

“啊!你这个色狼!”她猛地反应过来,连忙护住自己的胸前。

“依依姑娘,我不是故意的啊!”洛寒连忙转身,可是余光还是不时往她身上瞟。

柳依依当然知道洛寒的那些小动作,她气得咬牙切齿,下一刻,她便飞身上岸,手一伸,青衫玉裙边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一双好看的眸子盯着潭中的洛寒,幽幽地流了眼泪,边哭边说道:“你这个色狼,竟然偷看我洗澡,我身子都被看光了!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

“我又不是故意的……”洛寒连忙从水里出来,小声解释着。

“我不管,我不管!”柳依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要我原谅你也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

柳依依突然露出魔鬼般的微笑:“你教我刚刚你使用的那套密术。”

“啊?”洛寒一脸茫然,“你想学这个?”

“是啊,我看这招还很好玩呢,教我没意见吧,不然我可就要哭了。”柳依依浅笑道,做了一个要哭的表情。

“依依姑娘,你别哭啊,我教你好了吧。”这柳依依别的还好说,怎么这么爱哭呢,这可让洛寒真是头大。

“想不到你也有这种时候啊!”池汐幽幽地笑了起来,恐怕这柳依依将会是洛寒的天敌。

“依依,你跟我来。”洛寒带着她来到了自己刚刚练习的小树林,然后一本正经地教了起来。

听洛寒讲解,实在是无趣极了,柳依依打了一个哈欠,摇头道:“本姑娘还以为是什么绝世密术,这么简单,看我不分分钟学会。”

洛寒在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你就吹吧,等会看你撞惨了就好看了。”

柳依依气沉丹田,运转周身元气,下一刻,只见美目一眨,朱唇轻启:

“入地遁形!”

整个身子边如鱼入水一般遁入地下,眨眼之间变消失得无影无踪,施展起来也是毫不拖泥带水,看得洛寒目瞪口呆。

“看来这小丫头天赋异常啊……”池汐轻声赞叹道,有些奚落地看着洛寒,“看来弟弟你可要加把劲了...”

“我知道...”洛寒咬咬牙,暗自下定了决心。

过了一会儿,柳依依总算从地下跃了出来,看着洛寒的表情多了一丝无语:这么简单的密术,洛寒还弄得噼里啪啦的......

她轻声开口,“这道密术虽然躲避挺好用的,不过要是面对黄级以上的密术施压时,恐怕也就没这么大的作用了……”

洛寒点点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学的密术太少了嘛……”

“天地这么大,密术数不胜数,如果你多在世间游历,一定也会有着机缘。”池汐在洛寒的心里打了口气。

“好了好了,呆子你还是回房间去养伤吧,本姑娘还要继续洗澡呢!”柳依依佯装生气,“难不成你想看啊?”

“啊?不不不,我不看不看...”洛寒连忙摆手,慌忙地跑开了。

望着洛寒渐渐消失在了树林里的身影,柳依依嘴角上扬,似笑非笑道:真是个呆子。”

在院子外面,洛寒又练了几遍密术,除了一身大汗,现在,两道密术都掌握到了七成水准,他满意地点点头。

“好了,是时候给弟弟传授这套天级修术了。”

“哇!太好了,谢谢姐姐,”洛寒喜上眉梢,“姐姐你最好了!”

“你呀你,怎么这么爱拍马屁呢……”池汐有些无奈,不过她还真的挺享受洛寒拍马屁。

“这道天级修术叫《玄羽剑法》,从易到难一共有三十六修式,你可要好好修炼。”

“嗯嗯。”洛寒连忙答应,只见下一秒,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漩涡,一道闪着幽光的古朴卷轴滑落到洛寒的手中,卷轴上有四个古体字,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酷匠c:网首发/◇0n√

“姐姐,你是不是拿错了?”洛寒皱了皱眉头,他从第一次接触修术卷轴的喜悦中猛地回过神来,“姐姐,我感触到这道卷轴的元气只属于黄级啊,根本就不是天级嘛。”

“想不到弟弟你心还挺细嘛。”池汐幽幽地笑了笑。

“池汐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其实一般修术必须要和自己的境界平衡才能修炼,所以天级修术都需要元气境界达到两仪境才能修炼的。”

“两仪境?”洛寒乍乍舌,“出尘入无极,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

两仪境强者,已经达到了一种非常高的境界水平,往往都是一国的栋梁,恐怕整个西平国,也就只有一两个两仪境强者吧……

“但是姐姐我这套天级修术可以让你这种出尘境都能修炼哦。”

“这么神奇?”

池汐故作神秘,微微顿了顿,“这道修术,虽然现在看起来只有黄级上品,但是它会随着你境界的提升,慢慢升到天级上品去的,不过,这需要许多天材地宝来蕴养......”

“听起来好神奇啊……”

“不过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修术毕竟只是一种辅助手段,战场上对战不仅仅是依靠修术密术,更是比拼着元气底蕴,双方的境界,元素的克制,甚至一些深藏不露的杀手锏,所以,并不是说修术等级高就可以轻敌了。”

“哇,听起来好难啊,姐姐,元素又是什么?”

“这个嘛……等你到了无极境时,自然也就知道了。”

“好嘛……”本来洛寒还想进一步窥探池汐的更多秘密,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以池汐的性格,她想说自然会说,她要是不想说,就是问到底也问不出个什么。

“所以弟弟你现在先安心练这道修术,再配合我传授你的那两道辅助密术,我相信,即使练到小成,无极境下,也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

“嗯嗯。”

“不过话说回来,修术一般都要配合武器使用,现在还没拿到洛水剑,你就先随便找把剑练着...”

接下来,整整一个下午,洛寒都在领悟着玄羽剑法的奥义。

玄羽剑法第一修式名曰“九剑残杀”,这是玄羽剑法中的基础,也是最为简单的一招,讲究着以剑幻化剑影,杀敌于无形。

洛寒也算是天赋不错,练了一下午总算是摸索了其中的门路,对此,他也是心满意足了。

一连几天,洛寒都在专心修炼自己的修术,就连元气都放在了一旁,皇天不负有心人,现在的他,终于把九剑残杀修炼到圆满了。

“不错不错,”池汐的声音在洛寒的脑海里响起,“这么快就把第一式修炼好了,弟弟你是个好苗子。”

被池汐这么一夸,洛寒瞬间有些飘了,脸色多了一丝红晕。

“洛寒!”一声清脆悦耳的重喝在门外响起。

“依依找我?”洛寒摸了摸下巴,连忙走了出去。

柳依依看了看洛寒,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看来自己这几天来细心呵护还是很到位嘛,柳依依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

“那个...依依,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柳依依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尴尬地干咳了两下,佯装生气得看着洛寒:“难道没有事本姑娘就不能叫你出来吗?”

“啊?这倒不是.....”洛寒心里一阵波澜。

“那不就对了,你是本姑娘救下的人,当然想叫你就叫你呗,再说了今天本来就有事。”

“什么事啊?”洛寒直接是省略了她前面的废话。

“当然就是...爹爹回来了!”柳依依的眸子里尽是喜悦,嘴悄悄地上扬了起来。

“真的吗?柳前辈回来了!”洛寒也很激动,谢天谢地终于等到他了。

当他的目光再次对上柳依依时,不由得被她的笑深深吸引了,不得不说,她笑起来真好看,给人一种清风徐来的柔和。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啊?”柳依依这才发现洛寒一直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尴尬。

“看过美女啊,不过没看过这么美的...”洛寒痴痴地看着她,喃喃自语道:“如果没穿衣服就更美了......”

池汐猛地在洛寒脑海里爆斥一句:“弟弟你在玩火!”

这一吼,洛寒总算回过神来,才发现眼前的柳依依已经是一头黑线,怒火中烧,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开来!

“很好...很好...不穿衣服是吧……”柳依依好看的脸蛋气得通红,她对着天空喊了小慕的名字。

下一刻,一阵清脆的鸟鸣在天际响起。

洛寒的眼里尽是恐惧......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