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有些军官对于华成的命名有所疑惑,原本机甲就是不完善的,很有可能使少数驻扎士兵对机甲好奇造成的,但在孙平和华成的初步检查结果出来之后这些军官都毫不犹豫地行使了吴曦下达的命令。全身80%的肌肉严重拉伤,40%的骨骼粉碎性骨骼,没有人会是图一时的快感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他们完全就是靠着意志力冲到了这里,来到这里为他们传递信息——机甲部队惨败了,而他们就连面对的是什么敌人都完全不了解,这是一场灾难!

砰!这已经是吴锡地五次冲进治疗室了,而孙平和华成现在的治疗进度依旧缓慢,他们二人身上的肌肉几乎全部断裂开来,即使是现有的医疗技术也很难保证会不留后遗症地治好这两个曾经的战士。而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把他们两人泡在充满治疗液的容器里保住基本的生存状态而已,而作为那场战斗仅剩的两名战斗人员,吴曦也不得不目送其它士兵们把装有他们两人的容器的穿梭机往更加安全的军事基地驶去。

看着越来越稀少的人群吴锡开始产生了一丝怀疑,如果机甲部队在敌人的面前那么不堪一击的话,那么为什么那些未知的敌人的攻击还没有到这来来呢?难道说这些未知的敌人也讲人道主义不来袭击机场河港口不成?不过吴锡并没有决心派遣更多的士兵去被攻击的地方查看,一是他们的武器有限,二是国家执掌人也在刚刚用地脉传导器下达了绝对的命令,让他们这些剩余的士兵抓紧时间撤退,后面自然会有神风队来接管他们的任务。

就这样,在确定最后一个平民也登上穿梭机后吴锡也跟着剩下的士兵们登上了穿梭机,而穿梭机也在关闭了入口之后迅速地朝着既定的方向驶去,吴锡并不关心他们会前往哪里,因为穿梭机的位置已经被国家接管,他们前往的必定是国家认为的安全之地,而到了终点之后,他们才会知道,这场奇怪的入侵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而在穿梭机行进的时候吴锡也看见了天空中时不时有一两道红色的光带穿过,他看着那些光带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但很快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由于穿梭机的特性,他将会沉睡一段时间,直到穿梭机到达最终的地点。

沉睡的期间是不会有梦境的,但这一次吴锡却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在一片黑红色的空间里,一切都是黑红色的,黑色的大地上流淌着红色的液体,天空被黑色和暗红色的浓烟所笼罩,而在这片黑红色的大地当中却没有一丝丝生气,他默默地前进着,走在这样的大地上有着说不出的压抑,但是他却一无既往地行走着,终于,他看见了一个人影,他松了口气,似乎漫长的行走就是为了见到个人影,但人影却迟迟地不见接近,然而就在他放弃的时候,那个人影却冲了过来,清楚了,那个人影......他的脸部长满了伤疤,他的眼睛完全没有人的感情,血红色的瞳孔里充满了疯狂的色彩,最可怕的是他的双手,那并不是双手,而是骨头变作的刀刃!

“呼!”吴锡惊醒了过来,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看了看周围,穿梭机已经停了下来,封闭的铁门也早就打开了。而现在在他面前的则是一些从未见过的长官,他们穿着从来没有见过的战斗服,周围的设备也很明显比自己见过的更加先进和具备机械的美感,这里......就是更好的基地吗?

“吴锡!”其中一个长官走了出来,他面色严肃地看着吴锡,双手都背到了背上“你是飞龙小队的队长吗?”

  u酷匠网永久#k免费:A看y小…X说0Z

“是,长官。”吴锡想也没想就站了起来行了一个军礼,在他看来,能够在这样的基地穿着长官级别战斗服的一定比他拥有更高级的军衔。

“放下你的手臂吧,我们的等级并不比你高级多少。”那个长官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拉过吴锡的手臂,带着他慢慢地走上了代步机。“现在你也许并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吧,就在一天前......。”他邹了邹眉头,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型的圆球机器“全球所有国家的卫星都被摧毁了......在一天之内。”说完他把那颗圆球机器发给了吴锡,而吴锡却被刚刚的消息惊呆了,立即手忙脚乱地接住了那颗网球大小的圆球机器。

“不过我们并没有失去通讯的能力,现在我们就靠你手中的那个机器,它是通讯灵,说来好笑,这种机器还是仿照太古文明创造的,虽然完全不了解原理,但至少能够使用。”那个长官脸色有些微苦,毕竟谁也不想承认现有的科技居然无法解析太古的文明。

吴锡在这个长官的陪同下很快来到了一个大厅,这个大厅当中居然坐着一群国家执掌人,而在他们的面前时一个巨大的屏幕,屏幕上面的内容却让吴锡吓了一大跳,黑红色的天空,暗红色的大地,一群从未见过的机械正在地面上不停地制造着巨大的黑红相间的建筑,而天空上还会时不时地飞过外形古怪的飞行物,整个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王浩向各位领导致敬,这个就是在那场战斗当中幸存下来的队长之一。”那个长官向着在场的领导人介绍了吴锡之后就退了下去,留下尴尬的吴锡在原地汗颜,因为严格说来他并没有直接参与那场战斗,孙平和华成才是那场战斗幸存下来的队长们。

“我们知道你很诧异。”其中一个国家的执掌人拿着翻译机说着“但是我们有必要了解一切可能获得的情报,说说看吧,那场战斗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锡先是清了清脑子,然后说出了他所了解的一切,机甲部队惨败,只有两人生还的消息让在座的国家执掌人都小小的骚动了一下,但大多数人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以外的神色反而是一种单纯的忧虑和焦急,难道说......世界各国都发生了类似的情况吗?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